泰禾“脱困”之后

发布时间:2019-06-21 09:02:28

来源:北京商报

分类:其他楼讯

250次浏览


泰禾“脱困”之后

从财务压力攀升、人事动荡不断、裁员风波涌现等负面新闻泥沼中抽身的泰禾,在半年报披露季来临之前,以一场小范围媒体见面会的形式,回应了此前企业被外界聚焦与质疑的多个事关企业经营的敏感话题。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在畅谈企业回款进度与目标、布局考量以及转型方向之余还透露,泰禾今年最看重的财务指标是现金流回款,未来也会根据每个区域销售回笼的资金来确定拿地计划。

回款至上:2019年回款不低于1000亿

在这场媒体见面会之前,泰禾集团已经许久未曾就销售业绩进行发声。按照黄其森的说法,不主动公开销售业绩是避免被错误解读。而在这场小范围的见面会上,泰禾却一反常态较为主动地披露了前5月回款金额以及年度回款目标。

黄其森表示,2019年泰禾销售目标为1500亿元,但更看重回款,今年回款目标是1000亿元。到今年5月,泰禾已经回款400多亿元,还有200亿元回款在途。

“今年公司比较审慎,定的目标比较保守一点,回款希望不低于1000亿元,或者更高。”黄其森概述道。

事实上,泰禾方面之所以将“2019年实现1500亿元”的销售目标称之为“保守”,是因为黄其森曾在2017年末对外放下“豪言壮语”称:“2018年公司的销售目标是要再翻一番,增至2000亿元,同时还将大幅降低公司的资产负债率。”

不过该集团于4月12日公布的2018年报显示,尽管集团营收及归属股东净利润均得到了一定提升,但其2018年负债率一度高达86.88%,且销售额未出现在年报之中。据相关机构给出的数据,泰禾2018年销售额1303.4亿元,距许下的2000亿元目标有不少距离。

“我感觉泰禾这几年干得不错,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惨。”谈及落空的2018年销售目标,黄其森表示,尽管存在差距,但泰禾这几年仍稳固增长,步伐不慢。并称:“(2000亿元)是展望,做企业也是要有追求的。”

负债可控:年底刚性兑付金额不到60亿元

不久之前面对媒体有关现金流及偿债等问题时,泰禾还是一副“遮掩”的态度。外界更是将其一系列出售项目股权、引入投资者的举动,解读为“断臂求生”。

就此次企业销售数据的主动披露,有媒体报道称,“泰禾内部人士透露,泰禾集团的‘大事’已经确定下来了,黄老板觉得有必要出来回应一下外界的疑问”。

据泰禾2018年报,该集团于2018年底的有息负债为1375亿元,其中年内到期债务为574.28亿元,偿债资金缺口高达434亿元。为了缓解步步紧逼的偿债压力,从今年3月开始,泰禾就开启了“甩卖”模式,“促回款”成为泰禾集团的首要任务。具体来看,泰禾促回款的实现途径主要包括对北京等多个地产项目降价促销回笼资金、向世茂出售项目公司股权,激活项目开发和销售等。

2019年初,泰禾在北京发起“1号抢收计划”,一个月时间便完成50亿元销售;4月,集团第一次实现销售回款超过签约回款,各地项目年内累计完成368亿元销售业绩,有效缓解了泰禾的资金压力。股权出售方面,自3月起至今,见诸公告的已有杭州、南昌、广州和佛山等地7个项目与世茂达成战略合作,泰禾已累计向世茂出售7个项目公司股权,涉及金额77亿元。上述出售项目股权所得的销售回款,起到了盘活泰禾大多数项目的积极作用,泰禾方面表示,未来还将陆续有一些项目放开股权,与志同道合者联手操盘。

据泰禾方面透露,截至目前,泰禾已经偿还了180亿元左右的短期债务,另有300多亿元短期债务做了安排和置换。预计到2019年底,泰禾刚性兑付金额大概不到60个亿。

就外界普遍关注的偿债压力问题,泰禾集团执行副总裁葛勇称,“泰禾的危机已过,现在已经比较稳定了”。

架构调整:四级管控体系变二级管控

作为一家刚跨越千亿规模的成长型企业,泰禾近年来的战略重心逐步从“规模扩张”向“管理提升”转变。泰禾方面表示,企业正处于从量变到质变的前夜和不断自我完善、升级迭代的关键期。

“我们去年就开始做(组织架构调整),今年也在调整。” 黄其森介绍称, “精总部强区域”使得管理链条相对会短一些。另据其透露,泰禾过去是四级管控体系,即总部-区域-城市-项目,现在则变为二级管控,即总部-区域,目前泰禾有北京、上海、福建和广深四大区域,今后把更多决策权放到一线去。

不过黄其森也坦言,“在管理层面,泰禾跟万科、龙湖等企业相比有差距,尤其需要强化执行力。我们发展太快,这也是目前地产的现状。在那么短的时间,拿地战略上我们几个人可以搞定,但是操盘那么大的产业链则不是几个人能解决的”。

而对于下半年的房地产市场,泰禾这家曾以“激进拿地”著称的房企则有意保持谨慎。按照黄其森的说法,在复杂的国内外贸易以及行业市场环境之下,接下来对于自身角色的定位是“控制”,会根据各个区域的销售回笼情况来确定拿地。


责任编辑:huangxue

团购报名